暗影流光

长相思(3)安雷

长相思第二思  
         “怎么回事?”安迷修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那红线意味着什么。可是……爱神,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伴侣。相思树上的蓝色符文已经消退,卡米尔迎上雷狮征询的目光,轻轻瞥了眼安迷修,又点了点头。雷狮忽的笑了,如琉璃般精致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恼意。
         “安迷修,我的……命定之人?”尾音上挑,似是为了证明什么,又重复了一遍“命定的姻缘?”不屑的摇了摇头,紫色的电流在周身滋滋作响,雷狮抡着雷神之锤向安迷修砸了过去。“那也得看你能不能吃的下。”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雷狮毫不客气的砸了过来,执起凝晶挡下,连忙到“恶党,此事与在下无关,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卡米尔的探寻咒从未出过错,你的血也清楚的指明这一点。”雷狮后退一步,再一次抡起雷神之锤砸了过来“有什么话,等到了地狱再说吧。”杀了安迷修,命定的姻缘也自然而然会消失。安迷修无奈的摇摇头,两人很快又缠斗在一起。可那红线不知怎的,不仅没断,还越来越长,在两人四周盘旋,透露着一股暧昧不清的味道。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也不像是在殊死搏斗,反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趁着大哥和安迷修纠缠不清的时候, 卡米尔伸出手指在空气中划了几下,蓝色的符文又一次凭空出现,结果没有错,大哥的命运红线的的确确是指向安迷修的。可爱神,确实是游离在爱情和姻缘之外的神袛,因为爱神掌管爱情,掌管姻缘,作为代价爱神将永远徘徊在红线之外,没有所爱,没有姻缘。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蓝色的眼睛里渐渐有了迷茫的神色。
           帕洛斯一把拉住想去趁机干架的佩利,黑色的羽翼在帕洛斯身后轻轻张开,帕洛斯眯了眯眼“原来这世上还有卡米尔不知道的事情。”卡米尔冷冷的看了帕洛斯一眼,帕洛斯随即展颜一笑“别那么紧张嘛,卡米尔。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继续看向帕洛斯,示意他继续说。
          帕洛斯看了看还缠斗在一起的安迷修和雷狮,开口道“这是我堕化前从银爵那里听来的一个传说,传说第一任爱神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并不喜欢爱神,并欺骗了爱神。因为爱神的血液具有祝福的魔力,可以让人们获得幸福,于是那个人欺骗爱神并将爱神带到一座山上杀了爱神,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丝线织成嫁衣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帕洛斯说到这里,顿了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谁知道爱神的魂魄未散,连同躯体一并化作了相思树,而以后的每一任爱神,都将驻留在相思树旁边。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爱神小筑。”帕洛斯依旧满脸笑容,似是在嘲笑那爱神的愚蠢。 卡米尔问道“那欺骗爱神的人和他的心上人呢?”
         “死了。”帕洛斯满不在乎的回答到“心上人身着那身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嫁衣来到了相思树下与相思树融为一体,而欺骗爱神的那个人则被这一幕吓得疯魔,也死了。自此,继任的爱神的血液里除了祝福的魔力外,据说还多了一份诅咒。让爱神自愿为之流血的人,将被红线所系,成为爱神永生的伴侣,成为爱神的所有物,包括灵魂和肉体。”
          “消息属实?”卡米尔皱眉。安迷修这样的烂好人,要说自愿献血,估计早献好几次了,怎么也轮不上大哥躺枪吧。
          帕洛斯故作无辜状的摊开手“时光之神银爵那里的秘辛,我也不确定。”但其实,帕洛斯还有一点没有提到,这个诅咒的条件,需要在相思树下,爱神自愿为眼前人流血。而眼前人也必须在场。安迷修的确用自己的血去为不少小姐姐祈福,可真正见过安迷修的,寥寥无几,更别说踏入这神秘的爱神小筑了。
         卡米尔接受了帕洛斯的说法,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低声道“大哥,先别打了。”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最后又砸了安迷修一锤子,便来到卡米尔身边“有办法了?”他冲卡米尔晃了晃小指上的红线。安迷修看看蹦回去的雷狮,又好气又好笑,真是随便的恶党。他心想。
          卡米尔摇了摇头“还没有,大哥。我想,我们可能需要找一趟星月魔女。她对诅咒比较精通,说不定……”雷狮摆摆手,“干掉安迷修不也可以吗。”说罢,欲抡起锤子砸向安迷修。
         “诅咒?”安迷修看看手指上的红线,忽然想到了什么“以爱神的名义,停下,雷狮。”雷狮的身子猛然一僵,却没有停下。雷狮紫色的眸子里隐隐透出粉色的光芒,那是爱神诅咒的标志,“安迷修?你……”
          安迷修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虽然是恶党,但毕竟是在下的责任。爱神诅咒在下也只是听闻师傅说过一次,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你身上了。”安迷修看了看小指上的红线“在下会对你负责的,恶党,不,雷狮。以骑士的名义。”
          “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