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流光

【安雷】情人节外传

               与长相思正文无关,不影响主线剧情
           情人节这一天,注定爱神将会异常忙碌,无数红线从安迷修的手中送出,小心的系在两个有缘人的身上。这简直是在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安迷修有条不紊的将每一条姻缘都记录在案,姻缘册上越来越多的名字和不断送出的红线印证着整个世界都沉浸在这情人节的欢愉之中。当然,单身狗除外。哦,还有一个人,不,是恶魔。也注定在此时此刻不会感到这节日的喜悦。
            那就是雷狮。雷狮正趴在相思树的枝丫上,紫色的雷光在他身边若隐若现,眼中充满了郁闷与无奈,早在好几天以前他就听这个傻子爱神提到过这个日子,不过很显然,是出于作为爱神的职责的。当时的雷狮没有多想,不过现在看来,他真的应该多想。看着安迷修在前面不断送着祝福和姻缘,棕色的呆毛在他脑袋上一晃一晃的,湖绿色的眼里充满着信仰与快乐。雷狮承认,看着傻子爱神工作的确是一件让他比较幸福的事,毕竟认真工作的安迷修的确很有魅力。不过这整整一个白天,这个傻子都在忙里忙外,完全无视他雷狮的存在嘛。
           雷狮也想过去帮安迷修,不过在他成功将一对佳偶变成怨偶,将两对情侣变成一组百合一对基的时候,安迷修就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将他哄到后面呆着了。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雷狮忽然有点气闷,碍于诅咒,他自然是受到了安迷修的限制,但现在这种状况明显是他自己不想走啊!雷狮想了想,心生一计,真是便宜你了,安迷修。
           紫色的电流在周身回转,雷狮将身上的外袍向后一撇,紧身衣在雷狮故意而为之的作用下变得有些破烂,犹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微微上扬,精致的锁骨也大大咧咧的露了出来,裤子在雷电的撕扯下也有些破烂,白皙的小腿也裸露出来。雷狮从相思树上坐起来,两条腿一前一后的晃荡带着,指尖摸上自己精致的锁骨顺势往下,将原本破损的紧身衣再一次撕开了一点,茱萸若隐若现。紫色的眸子里闪着恶劣的光芒,只要这个傻子爱神敢过来,我先一脚踹过去,然后让他知道无视我雷狮的代价。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某种旖旎的意味,呼唤着前面这个顶着棕色呆毛的爱神。
          安迷修呼吸一紧,回过头去,看着自家恶魔那诱惑的一幕,耳尖泛起浅浅的绯色“雷狮,再等一下。”随即马上扭过头去,开始继续自己神圣的职责。
           雷狮听到自己名为理智的弦断掉的声音,“安迷修,你个……”后面的话语被一下子吞掉,爱神强势而温柔的吻堵住了他的唇,雷狮忽然感觉脸有些烧的慌,安迷修松开了唇。天空忽然开始下起了雪,凉丝丝的贴在烫烫的脸上,让他不由舒服的眯了眯眼,,看着那一片片晶莹的“雪,神界会下雪吗?”安迷修湖绿色的眼睛里闪着自得的光芒“喜欢吗?”雷狮点点头,看向安迷修“你的杰作?”安迷修没有说些什么,唇在雷狮的脖颈上摩挲着,痒痒的。雷狮不满的啃了安迷修一口。
          “那是瑞雪,爱神如果在今天达成了一万妆姻缘,可以为所爱之人召唤瑞雪。”安迷修露出了一个宠溺的微笑,“情人节快乐,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雷狮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伸手拽住安迷修的衣襟,加深了之前那个短暂的吻。夜,还长。

长相思(4)安雷

面对雷狮诧异的目光,安迷修清了清嗓子,向雷狮伸出那只挂着红线的手,“以骑士的名义,在下要娶你为妻,终生相守。”那双湖绿色的眼眸迎上雷狮潋滟的紫眸,饱含真诚,那是雷狮第一次见安迷修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那是一种让雷狮觉得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神情,不是曾经一次次交锋中的锋锐和愤怒,也不是对着各种女人的怜惜,那是一种春风般温暖的感觉。雷狮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安迷修出神。
原本就有些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僵住了,安迷修自始至终都看向默然不语的雷狮,面带微笑。卡米尔想了想,上前一步,“大哥。”
雷狮猛然回神,冲卡米尔微微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又看向安迷修,回答他的,是几簇擦着他耳边发丝的紫色雷电。雷狮接着开始大笑起来“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娶我?安迷修,你凭什么娶我?就凭这红线吗?”小指上的红线一颤一颤的,似是在宣泄雷狮那激动的情绪。安迷修没有说话,眉头微皱,半响,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在影响着他。
“呵,那还是不用麻烦我们的爱神大人了,这红线,很快就会消失。”雷狮收起了雷神之锤,雷电再一次聚集,乌云也再一次渐渐聚拢,雷狮看了看安迷修似乎有些迷茫的神情,突然大声问道:“骑士大人,回答我一个问题,我雷狮,是你的责任还是你的所爱,又或是…”雷狮顿了顿,又露出一个嚣张的笑容“你的死敌?”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伴随着巨大的雷鸣神和闪电耀眼的光芒,雷狮海盗团消失在这片雷雨之中,只留下被破坏的爱神小筑和那个更加茫然的爱神。小指上的红线证明这一切不是他的想象,而那个恶劣的海盗头子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安迷修湖绿色的眼眸里流转着不明的光芒。
是责任,还是所爱,又或是…死敌?


这次的有点短……本来想让凯莉大佬出来的..看来只能下次了,新手发文,请多多见谅。不过,确实是安雷,有一些地方不太明白的话,都会在下一章解释,比如安迷修突如其来的负责,雷狮的问题以及红线究竟是什么

长相思(3)安雷

长相思第二思  
         “怎么回事?”安迷修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那红线意味着什么。可是……爱神,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伴侣。相思树上的蓝色符文已经消退,卡米尔迎上雷狮征询的目光,轻轻瞥了眼安迷修,又点了点头。雷狮忽的笑了,如琉璃般精致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恼意。
         “安迷修,我的……命定之人?”尾音上挑,似是为了证明什么,又重复了一遍“命定的姻缘?”不屑的摇了摇头,紫色的电流在周身滋滋作响,雷狮抡着雷神之锤向安迷修砸了过去。“那也得看你能不能吃的下。”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雷狮毫不客气的砸了过来,执起凝晶挡下,连忙到“恶党,此事与在下无关,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卡米尔的探寻咒从未出过错,你的血也清楚的指明这一点。”雷狮后退一步,再一次抡起雷神之锤砸了过来“有什么话,等到了地狱再说吧。”杀了安迷修,命定的姻缘也自然而然会消失。安迷修无奈的摇摇头,两人很快又缠斗在一起。可那红线不知怎的,不仅没断,还越来越长,在两人四周盘旋,透露着一股暧昧不清的味道。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也不像是在殊死搏斗,反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趁着大哥和安迷修纠缠不清的时候, 卡米尔伸出手指在空气中划了几下,蓝色的符文又一次凭空出现,结果没有错,大哥的命运红线的的确确是指向安迷修的。可爱神,确实是游离在爱情和姻缘之外的神袛,因为爱神掌管爱情,掌管姻缘,作为代价爱神将永远徘徊在红线之外,没有所爱,没有姻缘。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蓝色的眼睛里渐渐有了迷茫的神色。
           帕洛斯一把拉住想去趁机干架的佩利,黑色的羽翼在帕洛斯身后轻轻张开,帕洛斯眯了眯眼“原来这世上还有卡米尔不知道的事情。”卡米尔冷冷的看了帕洛斯一眼,帕洛斯随即展颜一笑“别那么紧张嘛,卡米尔。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继续看向帕洛斯,示意他继续说。
          帕洛斯看了看还缠斗在一起的安迷修和雷狮,开口道“这是我堕化前从银爵那里听来的一个传说,传说第一任爱神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并不喜欢爱神,并欺骗了爱神。因为爱神的血液具有祝福的魔力,可以让人们获得幸福,于是那个人欺骗爱神并将爱神带到一座山上杀了爱神,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丝线织成嫁衣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帕洛斯说到这里,顿了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谁知道爱神的魂魄未散,连同躯体一并化作了相思树,而以后的每一任爱神,都将驻留在相思树旁边。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爱神小筑。”帕洛斯依旧满脸笑容,似是在嘲笑那爱神的愚蠢。 卡米尔问道“那欺骗爱神的人和他的心上人呢?”
         “死了。”帕洛斯满不在乎的回答到“心上人身着那身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嫁衣来到了相思树下与相思树融为一体,而欺骗爱神的那个人则被这一幕吓得疯魔,也死了。自此,继任的爱神的血液里除了祝福的魔力外,据说还多了一份诅咒。让爱神自愿为之流血的人,将被红线所系,成为爱神永生的伴侣,成为爱神的所有物,包括灵魂和肉体。”
          “消息属实?”卡米尔皱眉。安迷修这样的烂好人,要说自愿献血,估计早献好几次了,怎么也轮不上大哥躺枪吧。
          帕洛斯故作无辜状的摊开手“时光之神银爵那里的秘辛,我也不确定。”但其实,帕洛斯还有一点没有提到,这个诅咒的条件,需要在相思树下,爱神自愿为眼前人流血。而眼前人也必须在场。安迷修的确用自己的血去为不少小姐姐祈福,可真正见过安迷修的,寥寥无几,更别说踏入这神秘的爱神小筑了。
         卡米尔接受了帕洛斯的说法,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低声道“大哥,先别打了。”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最后又砸了安迷修一锤子,便来到卡米尔身边“有办法了?”他冲卡米尔晃了晃小指上的红线。安迷修看看蹦回去的雷狮,又好气又好笑,真是随便的恶党。他心想。
          卡米尔摇了摇头“还没有,大哥。我想,我们可能需要找一趟星月魔女。她对诅咒比较精通,说不定……”雷狮摆摆手,“干掉安迷修不也可以吗。”说罢,欲抡起锤子砸向安迷修。
         “诅咒?”安迷修看看手指上的红线,忽然想到了什么“以爱神的名义,停下,雷狮。”雷狮的身子猛然一僵,却没有停下。雷狮紫色的眸子里隐隐透出粉色的光芒,那是爱神诅咒的标志,“安迷修?你……”
          安迷修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虽然是恶党,但毕竟是在下的责任。爱神诅咒在下也只是听闻师傅说过一次,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你身上了。”安迷修看了看小指上的红线“在下会对你负责的,恶党,不,雷狮。以骑士的名义。”
          “哈?”

长相思(2)安雷

设定爱神安x恶魔雷,剩下的如果不懂可以参戳头像。应该会是甜文。
长相思第一思
          “这位小姐的愿望真是美好呢,在下会实现你的愿望的。”安迷修将一缎红绸系在相思树的枝丫上 ,“并好好守护它。”
          忽然,天色渐沉,云层无声无息的盘踞在爱神小筑的上方,结界外的天空已布满了翻滚的紫色雷云,紫色的雷光若隐若现。背上的凝晶流焱发出了轻轻的嗡鸣声,青绿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可是贵客要来了吗。”
           轰的一声响起,之前无声聚集的雷电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恶狠狠的砸在爱神小筑的结界上,结界应声而碎,伴随着一个响亮的声音“鶸鸡的结界。”雷电击碎结界后依旧在向下击去,砸在安迷修面前不远处的空地上,地面被雷电烤得焦黑,被炽烈雷电包裹着的身影,依旧那般嚣张跋扈,扬着肆意的笑容“这就是所谓的爱神小筑,安迷修,你真是越发堕落了。”
         “这不是恶党该管的事,跑到这爱神小筑作何。速速撤离,不然在下的不客气了。”安迷修迎上那熟悉的身影,冷声道,“在下的使命就是守护这里。”
         雷狮不屑的瞥了骑士一眼,“帕洛斯,佩利,目标相思树。”两道身影从雷狮身后闪出,向相思树逼近。安迷修也不恼,“许久不见,雷狮,你还是学不乖。”一刀挥过,炽热的热流与冰凉的冷流相交织,逼退了二人。雷狮吹了个口哨,“不错嘛,安迷修。那就试试这个如何。”恶卡魔之翼微微展开,手上早已拿好雷神之锤冲着那人就砸了过去。
         抵住锤子,安迷修忽然开口“你要相思树干什么,他可没恶党想要的好处。”剑气与雷电相交织,仿佛多年以前,双剑的骑士与宇宙海盗的对弈一般,不相上下,难舍难分。只可惜,骑士有了新的使命,都留下猖狂的海盗一人饮下离别的酒。紫眸中闪过一抹快意与怀念“安迷修你可越来越事了,本大爷就是看上相思树了,砍了做签子烤肉吃。再来!”又是一锤子,雷神之锤与凝晶流焱不停的碰撞,兵戈相撞,发出清脆的鸣响。安迷修青绿色的眸子逐渐充斥起熊熊的战意“来战吧,恶党。”
         而此时此刻,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相思树后面,蓝色的眸子里毫无波动,手指在相思树的躯干上勾画这奇异的符文,安迷修微微歪了歪头,似乎想说些什么。一道闪电擦过脸颊“跟我打你居然还不专心点。”雷狮不满的眯起眸子。“卡米尔这个符文,是魔界的探寻咒?”安迷修忽然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你是来求姻缘的?”此话一出,安迷修感觉周围的空气凉了半载。
         “安迷修你是想死吗!大爷我就是看看那个美人这么有福分。”雷狮又是一锤子下去。安迷修点点头,“看个姻缘搞得和抢劫一样的,也就只有恶党你了。至于那么费劲吗,在下来。”安迷修双手持剑抵住雷神之锤,快速咬破下唇“爱神之血,显眼前人之姻缘。”相思树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卡米尔,后退。”雷狮喝道。一条红线紧紧缠在雷狮的小指上,而另一端。。。。。似乎就在不远处。雷狮顺着红线望那边寻去,另一段紧紧的拴在安迷修的小指上。气氛一下子僵了,雷狮冲安迷修笑笑,“安迷修,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长相思 (1)安雷 架空

新人第一次写文。。。克制不住内心冲动啊。爱神安x恶魔雷,雷狮海盗团敬上。
人物属于原创,ooc属于我

爱神将姻缘洒向世界,带来幸福
在下希望守护每一个美丽的小姐,祝愿她们幸福。
爱神驻留在爱神小筑,惬意的传播着每一段姻缘
每一任爱神继任之后,将不再踏出爱神小筑
守护着相思树,守护着那数不尽的缘
曾有传说,爱神曾经是驰骋天界的英俊少年,
那个维护正义的双剑安迷修。
是什么让凝晶流焱入鞘,
又是什么让拿握剑的手牵起红线?
无人知晓
少年的消失
让深渊的恶魔更加猖獗
紫色的眸子里透着自信的光芒
船上数不尽的珍宝熠熠生辉
恶魔肆意的挥霍着他的财富
醉生梦死到让人麻木
恶魔忽然感觉到了空虚
他想起了那个傻乎乎的骑士
银发的下属露出狡黠的笑
雷狮老大,传闻那个安迷修似乎是当了爱神,我们。。
恶魔半眯着眼,低喃着
犹如情人间的呢喃燕语
爱神吗?那就让我这雷霆撕裂你的红线吧,安迷修。
未完待续
算是一个简单的简介吧,真的是安雷哦,真的是安雷哦,下一章应该就看得出来了。安可能有点黑,总体应该是甜的,刀嘛。。不太确定,希望看过的大大们不喜勿喷,不过还是希望能给一些建议啦,文笔稚嫩,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