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流光

涅槃(3)

       此章节主要是为了推进剧情,可能并不是很意思吧。不过,剩下的角色也要在下一章登场了。主漂御,顾韩是其中一个支线,如果我能坚持下来的话,或许,还会将属于他们的故事延展开来。希望大家喜欢。正文开始。

       涅槃(3)

“魔女之血?教会是打算公开曾经所干过的好事吗。”剑鬼的目光落向了漂流。漂流的脸色并不好看,甚至有些苍白。韩家公子略微挑了挑眉,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的开口。

“继续。”

而就在佑哥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个壮汉急匆匆地闯了进来,看了一眼满屋子的人,露出一个憨厚而又尴尬的笑容,“啊哈哈哈,大家都在啊。抱歉抱歉,我来晚了。有点事耽搁了。”壮汉挠挠头,看向了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瞥了他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坐吧。少泡点妞,多研究研究接下来的神圣试炼不好吗。”

壮汉有些激动的道“我就是因为这个才迟到的。作为云端城的第一狂暴战士,我战无伤一定要拿到这次试炼的奖励!”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战无伤身上,神圣试炼的第一项奖励众人已经听过了,但在坐的各位除了漂流并没有几人明白魔女之血究竟有何妙用。只是身为这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拥有着无尽的生命和强大的魔力,魔女的血又怎么会是凡物。

”你对魔女之血有兴趣?“剑鬼有些讶异的问到。众人也是纷纷望了过来。

只有佑哥了然道:“你是看上了那柄嗜血剑吧。那的确很不错。”战无伤点点头。

“魔女之血,嗜血魔剑,单单这两样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佑哥,还有什么,我记得神圣试炼的奖品有十件之多,剩下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佑哥从怀中拿出了自己的小本子,一边翻看,一边说道:“这十件奖品,教会只说了五件,并且声明剩下的五件将会比这些更加珍稀。而且对于这五件奖品,教会也并未做出任何解释,只是说奖品的功效只会告诉胜利的队伍。除了刚才这两件,剩下的三件分别是黑龙之护,鲛人泪以及一张光明牧师的技能卷轴,技能——回溯。”

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教会既然要吸引无数人前来进行这场神圣试炼,自然是要拿出一些真东西的。不然如果真的只是一些听上去很厉害但实际价值并不为人所知的宝物,恐怕来人就会减少了。佑哥看了看在座的所有人,顿了顿:“这五件宝物里我也只知晓其中几件的传闻,鲛人泪据说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甚至能让人青春永驻。嗜血魔剑是宝物中信息最通透的了,拥有可以损伤对手武器,通过损伤对手来补益自身的武器,可以随着不断击杀对手而自我进化的兵器。”说到这里,佑哥看向了战无伤,“无伤,你是想把嗜血魔剑打碎,将原本嗜血魔剑中的特性锻造在你手中的武器里吧。”战无伤憨厚地笑了笑,点点头。

紧接着,佑哥又将小本向后翻了几页,皱皱眉,有些郁闷的说道:“有关于黑龙之护的信息......我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一件饰品,因为之前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以黑龙来命名的饰品,所以我并没有查到确切资料。但是...”佑哥的目光随即转向了韩家公子“我想千里可能会知道一些吧,毕竟...”佑哥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漂流感觉得到,一提到千里,韩家公子周身的气场就会变得古怪一些,除了本身的气闷,似乎还隐隐有一股戾气流转在其周身,但马上一转即逝,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漂流继续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心下也开始思量起来了,千里一醉,非常逆天的头号战力,行踪不定,与剑鬼等人的关系极为融洽,与韩家公子的关系却有些暧昧不清。漂流暗暗叹气,本以为这一次是能见到这位神秘人物的。看来,还是要等等看了。目光随即又落在御天神鸣的身上,在他头上的发带上停留了片刻。轻轻摇了摇头,再等等吧,时机还不够成熟,既然已经决定了,那边也不差这一会儿。而此时,佑哥也正翻阅着他的小本,阐述这最后一个宝物,光明牧师的技能卷轴——回溯。

”有关这个技能,就是更加虚无缥缈了。我已经四处寻找牧师去打听了,没有人知晓或者听说过这个技能。甚至连教会的神父和圣骑士也不知道,不过一个年纪较大的神父倒是给我讲述了一个传说。他说是曾经有一个传教士来这里歇脚时无意间透露出来的。“

众人纷纷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佑哥清了清嗓子,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神灵将一切赠予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有神的痕迹。时间在逐渐抹去神的印痕,只有那几个古老而悠久的种族依旧知晓它的存在。神之手紧紧握着掌握时间的轮盘,试图捏碎他,时间的轮盘因此而碎裂,碎片撕裂了神之手,神用那沾满神之血的双手抚摸着他的信徒,信仰神灵的人啊,神轻声说道,我将给予你时间的奥义,希望你珍重,并将信仰传达给这世间每一个需要救赎的灵魂,将他们的初衷与希望还给他们。“

众人略有些沉默,晦涩的传说中属于神的那部分,让众人有些惊愕。回溯,这个技能竟然是拥有了神的旨意的吗?教会竟然将其作为奖励,究竟是什么目的......竟然让拿出如此奖励,这场试炼,越来越让人感到不安和危险了。

   


涅槃【2】

        涅槃【2】微微有了一点点顾韩,便私心打了tag。可能不是很明显吧。

涅槃(2)

穿过一条条街道,剑鬼在一点点向漂流讲述着云端城的变化。漂流心不在焉的听着,时不时也问上几个问题,但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这些小事显然并没有引起御天神鸣的兴趣,他依旧高昂着头,挎着三把弓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还和街边的小摊上的卖主打个招呼。

漂流看着看着,貌似无意的问了一句:“御天和百姓的关系很好吗?”剑鬼无奈的瞥了漂流一眼,看着在前面依旧像个孩子一样活泼的御天神鸣,缓缓地到。

“自从他来到了云端城,一直如此,从未变过。哪怕...已经不记得活了多久,在这里见过多少生死,不知道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就好像......被人刻意洗刷过一样,你说是吗,漂流!”剑鬼眼眸的光芒一下子变得锐利,直指漂流。

漂流摩挲着中指上那一枚精致的戒指,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指环呈剔透晶莹的赤色,隐隐有金光流动。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剑鬼的眼睛,低声道:”无忧无虑的,不是很好吗?你知道的,剑鬼老大。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既然时间已经没有意义了,那为何不在快乐一点呢?“

”那也应该是...”剑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走在前方的御天神鸣忽然回头向他们摆摆手,又向前面指了指。剑鬼又向前疾奔了几步,漂流则慢慢悠悠走到御天神鸣身边,忽然伸手揪住了他随风飘动的栗色发梢,轻轻的揪了揪。

御天神鸣侧头看去,发现漂流正若有所思的扯动着自己的头发,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让他困惑又让他感到有趣的事情。但他似乎很快就收敛了情绪,察觉到了御天神明的目光,冲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变态啊你,”御天神鸣迅速抽回了自己的小辫子,他的脸有些发烫,却依旧不依不饶的瞪了漂流一眼,珀色的眸子似乎燃着小小的火苗。

漂流没说什么,目光越过御天神鸣,落在了剑鬼的身上。此时的剑鬼正在和一个身着重铠的战士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剑鬼忽然严肃的神情,看来是又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而御天神鸣并没有上前去听二人聊了些什么,而是扯下了头上的发带,一边重新将头发扎好,一边冲漂流抱怨:“你害得我又要重新扎起来,很麻烦的。我的头发会不会被你碰过以后全掉光啊!”

漂流又好气又好笑“我又不是什么瘟疫,孩子气。既然嫌麻烦,为什么不散开?”

御天神鸣向漂流炫耀道:”这条发带可是落落姐送给我的,亲手帮我扎上的!她说我这样更帅!”这样哄孩子的话,也只有御天神鸣能信了吧,漂流只是笑了笑,随即看到剑鬼已经向他们走来,表情很严肃。

“走吧,这次的神圣试炼不简单啊。”剑鬼重新回到二人中间,只此一言后便不再说话。漂流便也识趣的不再多问,而御天神鸣似乎感觉到了那微妙的气氛,也没有开口。

三人沉默的走完接下来的路程,直至来到一个酒馆——小雷酒馆。漂流笑笑:”看来我们更早之前就应该见过了,似乎我不应该离开这个酒馆呢。“剑鬼没有反驳,只是带着漂流推开了左手第三间包间。

一股浓郁到让人几乎窒息的酒香弥漫出来,包间里光线昏暗。地上散落着一堆的空酒瓶,而一个银发的男子正半眯着双眼,精致的面容上流露出不满的情绪。”慢死了,不过是一帮凡人。本公子的酒都快喝完了。“银色的发丝柔顺的垂下,尖尖的耳朵一抖一抖,似乎也在表达着男子的不满。剑鬼率先走了进去,跨过门口几个碍事的瓶子,御天神鸣瞥了漂流一眼,也迈步跟了进去。漂流没有吭声,只是看着男子抖动着的尖耳,跟了进去。

不得不说,韩家公子的耳朵真的很漂亮,细长光洁,白里透红,耳轮分明,随着轻轻的颤动,隐约能看出里面纤细的血管,左耳处似乎还有一抹小小的,暧昧的齿痕。咳咳,漂流略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但第一次见到韩家公子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受到吸引。而真正吸引漂流的,则是尖耳与这容颜所吸引,这代表着韩家公子的种族,拥有着最为圣洁的光明之力的精灵一族。而令漂流有些惊讶的是,剑鬼似乎已经习惯了公子身上时不时出现的暧昧痕迹,朗声说道:”刚才无誓之剑来找过我了,这次的神圣试炼,有问题。”

“哼,没有什么问题是本公子的计策所解决不了的,这次的神圣试炼,我们势在必得。你们这帮凡人就跟随在本公子的身边一起赢得胜利吧。”韩家公子自信的举起桌上的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剑鬼无奈的摇摇头,正要开口,又一道身影窜入了包间。那是一名骑士,身着漆黑的铠甲,手中的利剑充斥着暴戾,疯狂的气息。只是......这人似乎和他身上的衣物有所不搭,那一脸得到新情报的喜悦让人几乎质疑眼前人的身份,这完全不像是一位冷漠残忍的黑暗骑士。”公子!这次的试炼,教会给予了极为丰厚的奖励,而且和以前的随机不一样,这一次的奖励,是提前公开的。’’

韩家公子微微挑了挑眉,“是什么奖励,金钱,地位,大多数的宝物已经吸引不了我们了。佑哥,你在本公子身边也待了这么久,不要急躁。”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韩家公子的鄙视,佑哥并没有理会,而是望向了坐在包间外侧的漂流“这位便是即将加入我们,在世界各个角落都留下过足迹的法师漂流吧,你好,我是佑哥。”虽然惊讶于来人的消息灵通,漂流还是伸手与佑哥相握,脸上流露出自然得体的笑容,“我也同样久闻佑哥的大名了,这次加入,还望合作愉快。”御天神鸣看着两人那成人特有的交流方式,不屑的扭过头去。

寒暄结束之后,剑鬼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这也是无誓之剑找我的原因,这一次的奖励,太过珍贵,也太具有目的性了。公子,要不把千里叫过来吧,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他一声的。”

韩家公子的身子一僵,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耳朵上的齿痕,咬牙切齿的道:”不必了,让那个武夫离我越远越好。“剑鬼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好吧,佑哥,你来说一下奖励的内容。“

令谁也没想到,佑哥仅仅在说第一项奖励时,便令所有人瞳孔一缩。

“魔女之血。”

 


因为下一章会出现御天的人设...所以我想还是发一下比较好,这里云无忌。其实人设就是台版的人设,不过因为个人喜好吧....我的辫子喜欢画的很长,就像正常辫子又从尾梢留出了几缕。希望喜欢,今天晚上应该会发第二章。

漂御 涅槃(1)

御天目前处于失忆,后期会说明。内容架空,偏向于西方玄幻,有些内容和原文有出入,ooc属于我。希望我能坚持下来吧。

漂御 涅槃(1)

“魔女是一种很奇特的生物,不老不死,还拥有着强大的魔力。他们如神眷一般永恒的生命和与生俱来的魔力使他们无法繁衍,世间不过拥有魔女13位,杀一个,便少一个。而不知为何,教会突然发起了一场有关于魔女的杀戮之战,将魔女视为异端,展开了秘密的追捕与杀戮。当第一位魔女陨落时,教会与魔女的战争彻底打响,直至精灵的颂歌召唤了龙族,阴界的刺客伴随精灵现形,”酒馆老板擦拭着酒杯,娓娓道来这几乎被人遗忘的古老传说,座位上的男子微笑不语,只是静静的听着这古老的传说,偶尔也会露出一个讶异的笑来。身侧的弓手和格斗家却是一边歪头倾听一边小声讨论着什么。“但终究是慢了一步,先后有8位魔女丧生于教会之手。而在那一夜,云端城被一团汹涌的活火所焚烧,经久不息。”老板放下了酒杯,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这位客人,还想要点什么或者听点什么?我这里可是有很多你感兴趣的故事。”

“谢啦,小雷。”男子留下了一袋子金币,“我想很多故事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有意思,不是吗?”语罢,起身离开。身侧的弓手和格斗家急忙跟上“就这么走了吗,漂流。我们好像只打听到这样一个传说吧,不再细问一些别的吗?”

漂流却摇了摇头,“你没有感觉到那排包厢里一直有那几道若隐若无的目光在悄然打量着我们吗?”流浪者的感知来源于本能,而魔女的直觉却能指引他们趋利避害。

包厢里光线昏暗,一个身影惬意的靠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杯中晶莹的液体在昏暗的光线里折射出微亮的光,映照出那人精致的面容。尖尖的耳朵表明着他并非人族,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酒,看着那精致的面容碎裂在涟漪间,片刻后却又归于宁静。

“起风了。”他凝望着杯中的倒影,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不会那么无聊了不是吗?”

“这是有贵客到访啊。”幽暗的角落里,锋利的匕首闪着淡淡的寒芒,“要不要知会御天他们一声。”

“不必了,他的目标应该就是御天,你忘了吗,那场火。”刚说到一半,刺客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是吗,我都快要忘记了。他终究还是来到了云端城不是吗,不管因为什么,真相终于可以揭开了。”刺客拉了拉脸上的蒙面,身形渐渐隐没在了黑暗中,“我还是去看看吧,以漂流的能力,或许已经见到御天了。”

的确是见到了,漂流正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弓手,身上早已不再是那件火红的烈斩法袍,手上也早已不是那根燃烧着永不停息火焰的炎之涅盘,而换做了一把华丽的长弓,肩上居然还挎着两把。漂流心下有些好笑,还是这么喜欢炫耀啊。原来也是,现在却依旧如此。

御天神鸣觉得今天实在有些不顺,一场茫茫的细雨让路上散去了不少行人,也让原本就有些旧的路牌子更加模糊难以辨认。御天神鸣只好茫然的在街上四处溜达,时不时像路边的行人问上两句,却依旧迷失在云端城的街道上。直到—— “需要帮忙吗?御天小朋友。”御天神鸣扭头去看,来人向他露出友善的笑,微微俯身向他伸出手,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根法杖。身后的弓箭手和格斗家都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似乎是这个法师的朋友。

或许是对“小朋友”的称呼感到不满,御天神鸣拨开了来人的手,”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看到来人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僵住,有些怔怔地望着自己。御天神鸣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伸手摸了摸肩上的两把弓,低头避过了那人的目光。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也有一个人这样问过他,这样向他伸手。但这又怎么可能呢,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绝对没有!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这么讨厌的人,见过一次怎么会忘呢?

漂流有些释然的看着御天神鸣拍开自己后不太自在的样子,轻轻笑了笑,”抱歉抱歉,我叫漂流,是一名流浪者。这两位是我的同伴,久闻云端城高手如云,于是便来此地逛逛。看到你似乎需要帮助,就...”

“堂堂大法师漂流,岂敢以流浪者自居。”一道略微有些低哑的声音在御天神鸣身后响起。一个模糊的黑影在御天神鸣身后逐渐显现出来,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望着漂流,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好久不见。”

御天神鸣有些惊讶的望向来人“剑鬼老大,你认识?”随即又回头扫了一旁微笑的漂流一眼,”第一法师,那是你吗?”语中带着些许嘲弄的意味,而口吻却又是那样地娴熟自然,仿佛很久以前,他就是这样去嘲讽一个人的。是谁呢?御天神鸣不禁望着漂流有些发怔,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而一旁的剑鬼只是看了看有些恍惚的御天神鸣,随即转向漂流“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云端城了,这次是为了教会举办的神圣试炼吗?”

漂流笑了笑,“剑鬼老大若是不嫌弃,便让在下在这次试炼中加入非常逆天,混个奖励如何?”

剑鬼点点头,“跟我来吧。”一边走边对一旁的御天神鸣介绍到”这是漂流,在非常逆天刚建立时的成员,之后因为他个人喜欢四处流浪,便又退出了了非常逆天。他退出的那天正好是你加入非常逆天的前一天。”

御天神鸣略有些惊讶,但很快便神气起来“这也算是重新加入嘛,来,叫一声御天前辈听听。”他得意的看了漂流一眼,昂着头骄傲道。

漂流只是冲他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便接着随剑鬼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安雷】情人节外传

               与长相思正文无关,不影响主线剧情
           情人节这一天,注定爱神将会异常忙碌,无数红线从安迷修的手中送出,小心的系在两个有缘人的身上。这简直是在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安迷修有条不紊的将每一条姻缘都记录在案,姻缘册上越来越多的名字和不断送出的红线印证着整个世界都沉浸在这情人节的欢愉之中。当然,单身狗除外。哦,还有一个人,不,是恶魔。也注定在此时此刻不会感到这节日的喜悦。
            那就是雷狮。雷狮正趴在相思树的枝丫上,紫色的雷光在他身边若隐若现,眼中充满了郁闷与无奈,早在好几天以前他就听这个傻子爱神提到过这个日子,不过很显然,是出于作为爱神的职责的。当时的雷狮没有多想,不过现在看来,他真的应该多想。看着安迷修在前面不断送着祝福和姻缘,棕色的呆毛在他脑袋上一晃一晃的,湖绿色的眼里充满着信仰与快乐。雷狮承认,看着傻子爱神工作的确是一件让他比较幸福的事,毕竟认真工作的安迷修的确很有魅力。不过这整整一个白天,这个傻子都在忙里忙外,完全无视他雷狮的存在嘛。
           雷狮也想过去帮安迷修,不过在他成功将一对佳偶变成怨偶,将两对情侣变成一组百合一对基的时候,安迷修就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将他哄到后面呆着了。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雷狮忽然有点气闷,碍于诅咒,他自然是受到了安迷修的限制,但现在这种状况明显是他自己不想走啊!雷狮想了想,心生一计,真是便宜你了,安迷修。
           紫色的电流在周身回转,雷狮将身上的外袍向后一撇,紧身衣在雷狮故意而为之的作用下变得有些破烂,犹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微微上扬,精致的锁骨也大大咧咧的露了出来,裤子在雷电的撕扯下也有些破烂,白皙的小腿也裸露出来。雷狮从相思树上坐起来,两条腿一前一后的晃荡带着,指尖摸上自己精致的锁骨顺势往下,将原本破损的紧身衣再一次撕开了一点,茱萸若隐若现。紫色的眸子里闪着恶劣的光芒,只要这个傻子爱神敢过来,我先一脚踹过去,然后让他知道无视我雷狮的代价。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某种旖旎的意味,呼唤着前面这个顶着棕色呆毛的爱神。
          安迷修呼吸一紧,回过头去,看着自家恶魔那诱惑的一幕,耳尖泛起浅浅的绯色“雷狮,再等一下。”随即马上扭过头去,开始继续自己神圣的职责。
           雷狮听到自己名为理智的弦断掉的声音,“安迷修,你个……”后面的话语被一下子吞掉,爱神强势而温柔的吻堵住了他的唇,雷狮忽然感觉脸有些烧的慌,安迷修松开了唇。天空忽然开始下起了雪,凉丝丝的贴在烫烫的脸上,让他不由舒服的眯了眯眼,,看着那一片片晶莹的“雪,神界会下雪吗?”安迷修湖绿色的眼睛里闪着自得的光芒“喜欢吗?”雷狮点点头,看向安迷修“你的杰作?”安迷修没有说些什么,唇在雷狮的脖颈上摩挲着,痒痒的。雷狮不满的啃了安迷修一口。
          “那是瑞雪,爱神如果在今天达成了一万妆姻缘,可以为所爱之人召唤瑞雪。”安迷修露出了一个宠溺的微笑,“情人节快乐,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雷狮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伸手拽住安迷修的衣襟,加深了之前那个短暂的吻。夜,还长。

长相思(4)安雷

面对雷狮诧异的目光,安迷修清了清嗓子,向雷狮伸出那只挂着红线的手,“以骑士的名义,在下要娶你为妻,终生相守。”那双湖绿色的眼眸迎上雷狮潋滟的紫眸,饱含真诚,那是雷狮第一次见安迷修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那是一种让雷狮觉得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神情,不是曾经一次次交锋中的锋锐和愤怒,也不是对着各种女人的怜惜,那是一种春风般温暖的感觉。雷狮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安迷修出神。
原本就有些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僵住了,安迷修自始至终都看向默然不语的雷狮,面带微笑。卡米尔想了想,上前一步,“大哥。”
雷狮猛然回神,冲卡米尔微微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又看向安迷修,回答他的,是几簇擦着他耳边发丝的紫色雷电。雷狮接着开始大笑起来“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娶我?安迷修,你凭什么娶我?就凭这红线吗?”小指上的红线一颤一颤的,似是在宣泄雷狮那激动的情绪。安迷修没有说话,眉头微皱,半响,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在影响着他。
“呵,那还是不用麻烦我们的爱神大人了,这红线,很快就会消失。”雷狮收起了雷神之锤,雷电再一次聚集,乌云也再一次渐渐聚拢,雷狮看了看安迷修似乎有些迷茫的神情,突然大声问道:“骑士大人,回答我一个问题,我雷狮,是你的责任还是你的所爱,又或是…”雷狮顿了顿,又露出一个嚣张的笑容“你的死敌?”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伴随着巨大的雷鸣神和闪电耀眼的光芒,雷狮海盗团消失在这片雷雨之中,只留下被破坏的爱神小筑和那个更加茫然的爱神。小指上的红线证明这一切不是他的想象,而那个恶劣的海盗头子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安迷修湖绿色的眼眸里流转着不明的光芒。
是责任,还是所爱,又或是…死敌?


这次的有点短……本来想让凯莉大佬出来的..看来只能下次了,新手发文,请多多见谅。不过,确实是安雷,有一些地方不太明白的话,都会在下一章解释,比如安迷修突如其来的负责,雷狮的问题以及红线究竟是什么

长相思(3)安雷

长相思第二思  
         “怎么回事?”安迷修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那红线意味着什么。可是……爱神,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伴侣。相思树上的蓝色符文已经消退,卡米尔迎上雷狮征询的目光,轻轻瞥了眼安迷修,又点了点头。雷狮忽的笑了,如琉璃般精致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恼意。
         “安迷修,我的……命定之人?”尾音上挑,似是为了证明什么,又重复了一遍“命定的姻缘?”不屑的摇了摇头,紫色的电流在周身滋滋作响,雷狮抡着雷神之锤向安迷修砸了过去。“那也得看你能不能吃的下。”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雷狮毫不客气的砸了过来,执起凝晶挡下,连忙到“恶党,此事与在下无关,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卡米尔的探寻咒从未出过错,你的血也清楚的指明这一点。”雷狮后退一步,再一次抡起雷神之锤砸了过来“有什么话,等到了地狱再说吧。”杀了安迷修,命定的姻缘也自然而然会消失。安迷修无奈的摇摇头,两人很快又缠斗在一起。可那红线不知怎的,不仅没断,还越来越长,在两人四周盘旋,透露着一股暧昧不清的味道。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也不像是在殊死搏斗,反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趁着大哥和安迷修纠缠不清的时候, 卡米尔伸出手指在空气中划了几下,蓝色的符文又一次凭空出现,结果没有错,大哥的命运红线的的确确是指向安迷修的。可爱神,确实是游离在爱情和姻缘之外的神袛,因为爱神掌管爱情,掌管姻缘,作为代价爱神将永远徘徊在红线之外,没有所爱,没有姻缘。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蓝色的眼睛里渐渐有了迷茫的神色。
           帕洛斯一把拉住想去趁机干架的佩利,黑色的羽翼在帕洛斯身后轻轻张开,帕洛斯眯了眯眼“原来这世上还有卡米尔不知道的事情。”卡米尔冷冷的看了帕洛斯一眼,帕洛斯随即展颜一笑“别那么紧张嘛,卡米尔。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卡米尔继续看向帕洛斯,示意他继续说。
          帕洛斯看了看还缠斗在一起的安迷修和雷狮,开口道“这是我堕化前从银爵那里听来的一个传说,传说第一任爱神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并不喜欢爱神,并欺骗了爱神。因为爱神的血液具有祝福的魔力,可以让人们获得幸福,于是那个人欺骗爱神并将爱神带到一座山上杀了爱神,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丝线织成嫁衣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帕洛斯说到这里,顿了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谁知道爱神的魂魄未散,连同躯体一并化作了相思树,而以后的每一任爱神,都将驻留在相思树旁边。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爱神小筑。”帕洛斯依旧满脸笑容,似是在嘲笑那爱神的愚蠢。 卡米尔问道“那欺骗爱神的人和他的心上人呢?”
         “死了。”帕洛斯满不在乎的回答到“心上人身着那身用爱神的血所染红的嫁衣来到了相思树下与相思树融为一体,而欺骗爱神的那个人则被这一幕吓得疯魔,也死了。自此,继任的爱神的血液里除了祝福的魔力外,据说还多了一份诅咒。让爱神自愿为之流血的人,将被红线所系,成为爱神永生的伴侣,成为爱神的所有物,包括灵魂和肉体。”
          “消息属实?”卡米尔皱眉。安迷修这样的烂好人,要说自愿献血,估计早献好几次了,怎么也轮不上大哥躺枪吧。
          帕洛斯故作无辜状的摊开手“时光之神银爵那里的秘辛,我也不确定。”但其实,帕洛斯还有一点没有提到,这个诅咒的条件,需要在相思树下,爱神自愿为眼前人流血。而眼前人也必须在场。安迷修的确用自己的血去为不少小姐姐祈福,可真正见过安迷修的,寥寥无几,更别说踏入这神秘的爱神小筑了。
         卡米尔接受了帕洛斯的说法,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低声道“大哥,先别打了。”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最后又砸了安迷修一锤子,便来到卡米尔身边“有办法了?”他冲卡米尔晃了晃小指上的红线。安迷修看看蹦回去的雷狮,又好气又好笑,真是随便的恶党。他心想。
          卡米尔摇了摇头“还没有,大哥。我想,我们可能需要找一趟星月魔女。她对诅咒比较精通,说不定……”雷狮摆摆手,“干掉安迷修不也可以吗。”说罢,欲抡起锤子砸向安迷修。
         “诅咒?”安迷修看看手指上的红线,忽然想到了什么“以爱神的名义,停下,雷狮。”雷狮的身子猛然一僵,却没有停下。雷狮紫色的眸子里隐隐透出粉色的光芒,那是爱神诅咒的标志,“安迷修?你……”
          安迷修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虽然是恶党,但毕竟是在下的责任。爱神诅咒在下也只是听闻师傅说过一次,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你身上了。”安迷修看了看小指上的红线“在下会对你负责的,恶党,不,雷狮。以骑士的名义。”
          “哈?”

长相思(2)安雷

设定爱神安x恶魔雷,剩下的如果不懂可以参戳头像。应该会是甜文。
长相思第一思
          “这位小姐的愿望真是美好呢,在下会实现你的愿望的。”安迷修将一缎红绸系在相思树的枝丫上 ,“并好好守护它。”
          忽然,天色渐沉,云层无声无息的盘踞在爱神小筑的上方,结界外的天空已布满了翻滚的紫色雷云,紫色的雷光若隐若现。背上的凝晶流焱发出了轻轻的嗡鸣声,青绿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可是贵客要来了吗。”
           轰的一声响起,之前无声聚集的雷电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恶狠狠的砸在爱神小筑的结界上,结界应声而碎,伴随着一个响亮的声音“鶸鸡的结界。”雷电击碎结界后依旧在向下击去,砸在安迷修面前不远处的空地上,地面被雷电烤得焦黑,被炽烈雷电包裹着的身影,依旧那般嚣张跋扈,扬着肆意的笑容“这就是所谓的爱神小筑,安迷修,你真是越发堕落了。”
         “这不是恶党该管的事,跑到这爱神小筑作何。速速撤离,不然在下的不客气了。”安迷修迎上那熟悉的身影,冷声道,“在下的使命就是守护这里。”
         雷狮不屑的瞥了骑士一眼,“帕洛斯,佩利,目标相思树。”两道身影从雷狮身后闪出,向相思树逼近。安迷修也不恼,“许久不见,雷狮,你还是学不乖。”一刀挥过,炽热的热流与冰凉的冷流相交织,逼退了二人。雷狮吹了个口哨,“不错嘛,安迷修。那就试试这个如何。”恶卡魔之翼微微展开,手上早已拿好雷神之锤冲着那人就砸了过去。
         抵住锤子,安迷修忽然开口“你要相思树干什么,他可没恶党想要的好处。”剑气与雷电相交织,仿佛多年以前,双剑的骑士与宇宙海盗的对弈一般,不相上下,难舍难分。只可惜,骑士有了新的使命,都留下猖狂的海盗一人饮下离别的酒。紫眸中闪过一抹快意与怀念“安迷修你可越来越事了,本大爷就是看上相思树了,砍了做签子烤肉吃。再来!”又是一锤子,雷神之锤与凝晶流焱不停的碰撞,兵戈相撞,发出清脆的鸣响。安迷修青绿色的眸子逐渐充斥起熊熊的战意“来战吧,恶党。”
         而此时此刻,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相思树后面,蓝色的眸子里毫无波动,手指在相思树的躯干上勾画这奇异的符文,安迷修微微歪了歪头,似乎想说些什么。一道闪电擦过脸颊“跟我打你居然还不专心点。”雷狮不满的眯起眸子。“卡米尔这个符文,是魔界的探寻咒?”安迷修忽然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你是来求姻缘的?”此话一出,安迷修感觉周围的空气凉了半载。
         “安迷修你是想死吗!大爷我就是看看那个美人这么有福分。”雷狮又是一锤子下去。安迷修点点头,“看个姻缘搞得和抢劫一样的,也就只有恶党你了。至于那么费劲吗,在下来。”安迷修双手持剑抵住雷神之锤,快速咬破下唇“爱神之血,显眼前人之姻缘。”相思树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卡米尔,后退。”雷狮喝道。一条红线紧紧缠在雷狮的小指上,而另一端。。。。。似乎就在不远处。雷狮顺着红线望那边寻去,另一段紧紧的拴在安迷修的小指上。气氛一下子僵了,雷狮冲安迷修笑笑,“安迷修,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长相思 (1)安雷 架空

新人第一次写文。。。克制不住内心冲动啊。爱神安x恶魔雷,雷狮海盗团敬上。
人物属于原创,ooc属于我

爱神将姻缘洒向世界,带来幸福
在下希望守护每一个美丽的小姐,祝愿她们幸福。
爱神驻留在爱神小筑,惬意的传播着每一段姻缘
每一任爱神继任之后,将不再踏出爱神小筑
守护着相思树,守护着那数不尽的缘
曾有传说,爱神曾经是驰骋天界的英俊少年,
那个维护正义的双剑安迷修。
是什么让凝晶流焱入鞘,
又是什么让拿握剑的手牵起红线?
无人知晓
少年的消失
让深渊的恶魔更加猖獗
紫色的眸子里透着自信的光芒
船上数不尽的珍宝熠熠生辉
恶魔肆意的挥霍着他的财富
醉生梦死到让人麻木
恶魔忽然感觉到了空虚
他想起了那个傻乎乎的骑士
银发的下属露出狡黠的笑
雷狮老大,传闻那个安迷修似乎是当了爱神,我们。。
恶魔半眯着眼,低喃着
犹如情人间的呢喃燕语
爱神吗?那就让我这雷霆撕裂你的红线吧,安迷修。
未完待续
算是一个简单的简介吧,真的是安雷哦,真的是安雷哦,下一章应该就看得出来了。安可能有点黑,总体应该是甜的,刀嘛。。不太确定,希望看过的大大们不喜勿喷,不过还是希望能给一些建议啦,文笔稚嫩,见谅。